京东高层大换血,刘强东退居幕后,互联网二代目的选人战略分析

案例资讯
识微科技
2021-09-13

京东是国内的电商三巨头之一,刘强东是创始人,但最近几年他都鲜少出现在京东的各种活动上。站在舞台中央的,是轮值CEO徐雷。

图源京东黑板报,侵删

2021年9月6日,京东在港交所发布公告,京东零售CEO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将负责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汇报;京东健康CEO辛利军出任京东零售CEO,京东健康医药部负责人金恩林出任京东健康CEO。京东称,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协助刘强东开展相关业务工作后,刘强东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年轻CEO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中。

公告发出后,中国新闻网、21世纪经济报道、凤凰网财经等媒体报道了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一事,很快在网络上掀起热议,“徐雷任京东集团总裁”成为社交平台热门话题。

徐雷成为京东“二把手”,多数表示看好,正面情绪占比83%。

舆论分析

徐雷接任京东集团总裁,多数人选择了传播该消息。而媒体及业内人士对此进行了拓展讨论,主要集中在徐雷个人履历、徐雷晋升对京东的影响、互联网创业大佬退居幕后潮三个方面。

 

(1)徐雷个人履历 话题占比22%

一个企业进行重大的人事调整,尤其是涉及到对企业部分掌控权的交接,那么接任者的个人履历和成就势必会引发人的好奇心,其凭什么能坐到这个位置上?有没有能力坐好这个位置?在媒体的诸多报道中就不少涉及徐雷的个人履历,话题占比22%。

其中提到最多的是2013徐雷回归京东时,618从京东店庆日变成了与天猫双11对标的年中大促电商节,以及在“明大”事件之后,徐雷被推到台前。当时高管桃色新闻影响到京东企业形象,拼多多崛起,可谓内忧外患。2018年第三季度,GMV为3948亿元,同比增长31%,环比减少10%;京东活跃用户增长首次出现了环比减少,12个月活跃用户数为3.052亿,同比增长15%,环比减少3%。

“肇庆会议”后,徐雷给“迷失”的京东重新立了两条规矩:为客户服务和有质量的增长。

经过一年的休整,京东在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后,其股价大涨了12.44%。这一季度,京东的年度活跃用户数增长终于又回到了正规,其环比第三季度增长2760万达到了3.62亿,创下了过去12个季度以来单季增幅最高的记录。

京东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购买用户数达到4.719亿,全年净增近1.1亿活跃用户;其四季度归母净盈利243.3亿元,同比增长569.39%;2020年全年归母净盈利494.1亿元,同比增长了305.49%。

在徐雷上任轮值CEO这三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2)互联网创业大佬退居幕后潮 话题占比12%

徐雷打造了618,而张勇打造了双11,两人皆是电商届第二代掌权者,履历的相似性,让有不少人认为,京东的徐雷就是阿里的张勇。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总有互联网大厂的创始人宣布“退休”的消息。或许随着行业格局已经大致落定,这些巨头发展也趋于平稳,创始人一个个的都退居“幕后”,有人要去教书有人要去发展乡村,“二把手”们逐渐成为主营业务的掌舵者。徐雷晋升总裁后,关于大佬退幕后的话题又火了一把。

互联网大厂权力交接整理

— 编辑:识微科技 —

公司

创始人

交棒时间

接棒者

接棒职位

阿里巴巴

马云

2015年5月

张勇

阿里巴巴集团CEO

2019年9月10日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拼多多

黄峥

2020年7月1日

陈磊

拼多多CEO

2021年2月17日

拼多多董事会主席

字节跳动

张一鸣

2021年5月20日

梁汝波

字节跳动CEO

京东

刘强东

2021年9月6日

徐雷

京东集团总裁

(3)徐雷晋升对京东的影响 话题占比25%

与企业创始人相比,“二把手”通常更为低调。根据识微商情系统数据显示,几位“二把手”和创始人的舆情热度均存在一定差距,知名度不如后者。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继任者没有创始人自带光环,已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带着已然成规模的业务继续向前,是优势也是挑战。

目前互联网的红利期已基本过去,进入存量时代。在一场新的角力中,考验继任者们的,比起开疆扩土、业务创新,更重要是对业务的精研程度。张勇和徐雷上位之前,都战绩斐然。

随着徐雷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号人物,京东集团的组织架构调整完毕。有分析人士表示,徐雷承担了更多日常运营的工作后,刘强东能够将更多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思考公司未来战略上,京东整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将会再次得到加强。

京东依然是刘强东说了算

虽然徐雷已经成为集团总裁,但不会改变京东依然是刘强东的事实。今年4月,京东集团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刘强东持股为13.9%,有76.9%的投票权,其中,通过Max Smart Limited持股为13.5%,有72.9%的投票权。

刘强东提到之后要投入到乡村振兴事业中。而近几年来,京东的增量就来源于下沉市场,

2019年,9月京东将此前上线的拼购更名为京喜,随后将京喜接入微信一级入口。2019年,铺设1.2万家京东家电专卖店,完成“一镇一店”布局;还有京东便利店以及100多万家京东掌柜宝的合作门店;同时结合京东物流的“千县万镇24小时达”计划、京东数科的金融服务,以组合拳的方式对下沉新兴市场进行全面拓展。

2020年12月11日晚,京东官宣组建了面向下沉市场的战略新兴业务“京喜事业群”,包含四大类业务:主打社交电商的京喜APP、主打社区团购的京喜拼拼、为下沉市场线下门店提供优质商品和服务的京喜通(原京东新通路),以及提供高效可靠物流服务的京喜快递。

京东依然是“东哥”指哪打哪。

继承者焦虑

有些企业已经完成了一代到二代的交接,但也有仍活跃在一线的创始人。腾讯的马化腾、百度的李彦宏、搜狐的张朝阳、网易的丁磊,仍活跃在第一战线,身兼董事长、CEO职位。这些都是成立时间超过20年的第一代互联网大厂。

2017年,李彦宏曾邀请职业经理人陆奇加盟,并高调表示所有业务都放在陆奇那儿,但后者上任不到两年便离职。阿里的蒋凡也曾被视作未来继任者,但因与张大奕的事失去竞争机会。

寻找合适的继任者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一年两年就能达成的,尤其是要执掌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那就更难寻到了,需要足够的战略眼光和执行力、高效的管理和运营能力、对企业极其了解、认同企业价值观和文化等。

这种继承焦虑并非互联网大厂独有,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年近67岁仍无法抽身管理事务,便已证明这一点。老一代企业家还困扰于交接班人选是子女还是职业经理人问题。

为了更好地培养未来的接班人,阿里的马云、京东的刘强东、携程的梁建章等选择将CEO职位交给新人,自己仍担任董事长并部分参与到公司的业务中,逐步放权以实现平稳过渡。

权力平稳过渡,对于一个企业而言非常重要,否则可能导致企业内部管理混乱、外部形象受损等各方面问题。前段时间上热搜的某知名肉制品公司,“太子”当了几十年变成前度,职权交接始料未及,最终演变成一场高管内讧、全网吃瓜的舆情危机。这是所有培养继任者的企业都需要警惕和反思的。


参与讨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