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拿到一张“A”,接下来它会怎么打?

刺猬公社 | 赵思强
2018-6-8 07:54 18138



从今年2月那次长达10天的“炸站”之后,Acfun(以下简称“A站”)就像一个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若不是再次病危,或是病情大幅好转,都很难再引起足够的关注。

好在四个月后,病房里传来的是好消息,A站有救了。
只不过下出这记猛药的人有些令人出乎意料,既不是之前曾参与治疗的阿里巴巴,也不是坊间传闻的字节跳动(今日头条),而是看似和二次元八竿子打不着的短视频平台快手。
6月5日,刺猬公社向快手求证,快手方面确认已完成对Acfun的整体收购,并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大力支持。
“真是奇妙的组合。”有网友这样说。
根据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信息,可以发现,今年2月的时候,两方就已经有所动作,2月27日,赛瑞思动出质了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2560股权给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3月6日,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质了赛瑞思动股权给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
A站此前的投资方之一中文在线,在5号中午发布公告称已与快手签署转让协议,拟以1.4亿元出售公司所持的A站13.51%股权。
而根据三声的报道,在今年2月2日,由于无法缴纳阿里云的服务费用,A站停止运营之后,向A站提供借款的正是快手。
闫浩在自己的公众号里这样评价快手的介入:
我无法形容这是多么力挽狂澜的一次收购,但快手拿下A站的决心远远要比其他有意介入的平台更强,当弹尽粮绝的A站在2月份走投无路,仰上只有并不轻易出山的蔡老板,俯下只有“公司破产可能不发工资”的百号惶惶不可终日大的员工,所有财务类型的VC避而远之,战投性质的资金也只是派几个人隔岸观火,而快手派出的是宿华。
这样仗义的“江湖救急”也许让A站感受到了老铁的诚意,最后选择让自己变成了快手家族成员。


输不起的A站
A站已经不能再输了,它成立10年易主六次的故事广为流传,间接培养出了B站、斗鱼两家估值过100亿元的公司,自己却常年亏损,更是加深了它的悲剧色彩。
但A站就好像拿了主角剧本,每次被打到残血,旁观者都觉得要凉的时候,总会天降奇兵,出手相助,让A站逆天改命。
最早的一次大危急是在2015年,兴趣社区出身的A站在版权上栽了跟头,优酷土豆以侵权为由起诉A站,提出的解决方案是A站用股权+现金的方式赔偿1800万元。但两家人不打不相识,在同年8月,A站获得了优酷土豆5000万美元的投资,优酷土豆表示将与A站在自制动漫影视剧、IP全产业链开发等各个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在那个时候,被调侃“就算倒闭,也不收用户一分钱”的A站亏损严重,有资料显示,A站2015年资产总额2122万元,负债1.16亿元,营业收入363万元,净利润亏损1.13亿元。
既便如此,2016年,A站还是迎来了一段融资的“蜜月期”: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的6000万美元A+轮融资,8月25日,获得华策影视5000万人民币的战略投资,2016年11月21日,获得中文在线2.5亿元B轮投资,认购A站运营公司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3.51%的股权。
而这一年,A站前九个月营业收入71.37万元,净利润亏损1.46亿元。
极限补血之后的A站在商业上还没做出更大的突破,又因为缺少牌照被将了一军。
2017年6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现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文要求A站按照有关规定对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
9月,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为由对A站作出四起行政处罚,罚款12万元,并被责令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

连环的政策打击让A站受损严重,不得不关掉了 70% 的UGC内容,这也导致DAU从1月的1200万直落到11月的160万。
但这次的危急A站同样也挺了过来,靠着几家公司的辗转腾挪,最终获得了那张宝贵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再然后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次长达十天的宕机了,虽然在此之前,A站也曾多次经历过“炸站”,但还没有哪一次超过三天。再加上在此之前,36氪爆出阿里及云峰基金对A站对融资态度发生变化,不由让人担心这座“猴山”是不是真的要“猢狲散”了。
但十天后,各大媒体都在拿A站之死做文章的时候,A站重新恢复访问,打不死的小A重新上线。


迟到的先行者
如果不是这么多灾多难,A站本该可以成为中国二次元领域的领军者。
近几年,随着各大巨头对泛娱乐领域版图的逐步扩张,资本的不断注入,二次元产业慢慢从早期的小众亚文化变成了一个市场巨大的生意。
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动漫产业的规模达到了1500亿,占整个文化创意产业24%,用户的规模达到3.1亿。
二次元的主要用户是被称作Z时代的年轻人,他们是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中互联网上的主要消费者,他们追求个性、有趣、并且购买力强大,没有人想错过这块蛋糕,整个产业链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2012年,腾讯成立腾讯动漫,发展至今已经成为腾讯互娱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今年的UP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腾讯动漫发布了包括“真人漫画化”、“电竞题材漫画化”以及“自制动漫游戏化”等一系列举措,全方位开发二次元IP。除此之外,腾讯更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投资了近二十家动漫公司。

爱奇艺也将在今年发力泛二次元领域,不仅要对爱奇艺动漫的独立App进行升级,还推出专属的会员制度。同时,“苍穹计划”、“轻春联盟”、“晨星计划”等一系列相关举措也在稳步推进中。
根据艺恩发布的《2017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白皮书》,2017年在播动画播放量TOP50中,付费作品部数占比18%,其中爱奇艺覆盖头部付费内容67%,是动画优选内容付费最成功的视频平台。
再来看最近和腾讯打得不可开交的字节跳动(今日头条),就在A站崩溃,员工们在公司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时候,字节跳动将号称“第一中文COS绘画小说社区”的半次元收入囊中,在此之前,字节跳动也参与了快看漫画的C轮融资,而在快手收购A站的消息放出前,字节跳动也是除了阿里巴巴以外,呼声最高的“买家”。
而和A站最像的B站,已经成功在美上市,两周前,B站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总收入为8.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月度活跃用户数量达7,750万,同比增长35%,A站的用户数可能还不足B站的一个零头。
没人再提起A站是国内最早的弹幕视频网站了,这是A站不得不面对的窘境,在商业布局上反应迟钝的A站,没能快速崛起,只能成为巨头们为了注入二次元基因的一个备选。
但这似乎也是A站早就有所准备的事情,2015年,A站CEO刘炎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A站这样以二次元为核心文化的社区,用户增长会遇到瓶颈很正常,A站之后的发展方向是深扎二次元文化,做垂直型社区。他还说:“A站更看重的是如何成为阿里生态,或者说优酷土豆生态链中的一部分。”
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些偏差,A站没能进入阿里生态,而是选择了快手。


快手能成“妙手”吗
照这个逻辑来看,快手与A站的联姻,似乎显得合情合理,A站也被看作是快手用来对抗抖音的重要砝码。
作为短视频巨头的快手确实需要注入新的血液,一是摆脱快手在人们心中“土”的刻板印象,吸引更多新的文化圈层的用户;二是在泛二次元发展迅猛的环境下,二次元这个赛道,不得不入;三是作为一家短视频公司,手握一个长视频网站,未来可以做出更多新的尝试。
而A站的优势在哪?刺猬公社认为,是它作为一个亚文化社区所具有的极强的用户忠诚度和影响力。这与爱奇艺,腾讯动漫等主要靠商业逻辑所聚集起来的用户,终究是有所不同。A站的用户更注重在这个社区中的归属感以及与其他成员的连结和互动,而在其他平台,用户可能更多的只是在使用产品而不是在产品里生活。
去年12月,B站COO李旎在中国娱乐产业年会上形容B站用户是“极度宽容、极度苛刻、极度忠诚”的,“对于美好的内容,年轻用户愿意自发去传播和安利,成为‘自来水’。”这样的画像同样适用于A站。
这有点像《头号玩家》等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剧情设定:究竟是对一个文化的热爱和享受能够胜利,还是成熟、冰冷的商业头脑能够胜利。
这样纯粹的二元对立在现实生活当然不存在,腾讯、爱奇艺不是把用户当做印钞机的冷血恶魔,纯靠爱发电的理想主义公司也不可能存活,这是两条不同的道路,谁能同时把两条路上的人召集到一起,谁才有可能进化成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势力。
快手和A站能做成这件事吗,不知道。毕竟A站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盈利能力也不被看好。现在的二次元产业已经和十年前截然不同,如果没有一个科学,详细的发展计划,提高自身在内容和商业上的竞争力,这次也许只会是一次“回光返照”。
不过在收购消息放出后不久,A站像刚发了工资就冲动消费的白领一样,在微博发布了一条长长的招聘海报,招聘涵盖29个职位共237人。


等这237个人悉数入职,再看看A站能否“奇迹再现”吧。

延伸阅读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