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的日本煮饭仙人,50年煮了800万碗米饭!全日本都抢着吃… ... ...

餐饮O2O | Lilo
2016-12-13 13:31 16113

导语:在日本,随处可撞到上百年的店铺,动不动就是五代目、八代目!老店一点也不稀奇,但是有一家店却能够突围而出、红遍日本。关键是这家店只提供米饭和简单的菜式,完完全全以米饭为根基.这里的米饭即使不用配菜、放凉了也很好吃.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银饭屋下户亭 !

做好米饭就有出路?没错!如果你热爱日本料理,你一定会明白 “米饭既是美味的起点,也是一顿饭完美与否的句点。”

堂堂怀石料理,最后上的就是白米饭、酱菜和味增汤。北大路鲁山人曾说过,“美味食物的极致,就是米了 !”

店面毫不起眼

银饭屋下户亭自1963年开始创立,营业超过半个世纪,菜单却几乎没有更换,永远主打米饭,配菜是简单传统的扬物、醋物、炖菜等。

店里食材成本费用高达55%~60%,并且50年来几乎不涨价。

每天有400~500人要到这里用餐,名副其实的大众食堂。

感受一下他家的饭团

银饭屋下户亭这么牛!我们不得不隆重介绍一下它背后的男人——煮饭仙人村嶋孟。

他从食堂设立那天起,就将全部精力投入煮米饭中。

半个世纪做了800万碗米饭的煮饭仙人

现已86岁高龄,仍思考着如何精进手艺。他煮出了米饭的最高级别——银饭!最终赢得煮饭仙人的美誉,名震日本。

半个世纪以来,他煮了超过800万碗米饭,为了保持强健的体魄应对长达15个小时的工作,他每天4点钟起床锻炼身体!

86岁高龄,仙人却拥有强健的体魄

50多年间,煮饭仙人不断精进手艺,形成了独有的煮饭理念:

✔  店里每一次做饭的量是三升米,淘米时要用流水不停地冲洗,让每颗米充分摩擦又不能使用蛮力以免米粒断裂。

✔  淘米之后,大米要浸泡40分钟,而煮饭的水则需前一晚放入装有备长炭的大瓦罐中静置。煮饭最开始用微火,让锅里的水产生对流,让所有米粒受热均匀,而后火力转大。

✔  待白色米饭黏汁开始溢出时,他就要及时转动锅盖和饭锅,也是为了确保受热均匀。一旦开始煮饭,就必须聚精会神全力以赴。

✔  在煮了22分钟之后,还需微火蒸20分钟。

他开的食堂菜色一般,每到饭点却门庭若市,在83岁之前,仍坚持每天工作14个小时,50年如一日,只为做这件喜欢的事。

这位如今已经马上86岁的老人,被日本国民誉为“煮饭仙人”。因为,他执着地用半个世纪的时间去做好一件事情——煮一碗米饭

“可能在我心里,有一种自负,认为我背负着日本的饮食文化”——村嶋孟

吃过他煮的米饭的人都会说 他的米饭有股神奇的魔力...

一家店只因一碗米饭而留住了顾客

1963年,在日本,老爷子开了间大众食堂,作为一家饭馆,门脸十分简单,看上去毫不起眼。

可每到饭点,这里的人就会络绎不绝。

每天早上4点,当你还在睡梦中时,老爷子就会准时起床,并不着急去店里开工,先是开工前必做的功课,锻炼身体。

然后静下心来,让自己能够集中精神应对一天食客的要求,他坚信,只有强健的体魄,才能做出最好的米饭。

接着开始洗米,他说,洗米是重要的环节,要巧妙利用指尖的力道,让每粒白米相互碰撞,这样的米容易吸收水分,又能增加甜度。他说“因为已经做很久了,只要一洗米,立刻就能分辨出米的好坏,我这双手记得那种感觉”。

村嶋孟所采用的大米,来自固定的合作商家,跟大米打了一辈子交道,他不用舌尖,只用指尖在大米中一划,就能知道大米品质的优劣。

老爷子煮米用的灶台是近半世纪之久的红砖灶炉,火焰不直接接触饭锅,而是透过烧热的红砖均匀地把热度传到饭锅的每个部位。

每隔30秒,他还要及时转动锅盖微微地释放锅内蒸汽,这样做是让营养又富有香气的饭汁不会大面积溢出,更多地留在米饭之间。

经常有电视台来店里采访煮饭仙人,但再大牌的电视台前来,老先生心里惦记的还是锅上的米饭,采访他的记者,必须习惯随时被晾在镜头里。

最后,被无数媒体报道的"黯然销魂饭"就可以出锅了。

所以,在大阪的这家普通的食堂里,最热销的料理,不是鱼翅燕窝、不是美酒山珍野味,而是……

而是这个貌不起眼,看似平凡,却温暖人心的:一碗白饭

令人钦佩的匠心精神

很多人不理解村嶋孟的做法:卖菜品、卖寿司都更能赚钱,干嘛非要做一辈子米饭?

执着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小时候常年挨饿的村嶋孟也从来不理会别人的看法,从开这家餐厅那天起,他就把所有的精力用来做好一碗米饭。店面不追求扩张、不搞全国连锁、拒绝加盟……

对他来说,做饭是一件纯粹的开心之事,一件做五十年都不会腻的事。

在他小的时候时历经战火,曾经流落至捡面包配杂草充饥,知道那段 “ 种什么吃什么 ” 的日子,“ 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白饭,就是人生一大幸事 ”

很多人说,村嶋孟之所以能做出好吃的米饭,主要是因为日本的水好、米好。

村嶋孟从来没有对此作过回应。但是就在今年,村嶋孟背着自己的那口老锅,应邀来到中国北京,用中国的米、中国的水做了一锅米饭。

此时的村嶋孟已经退休归隐,或许此次重出江湖来到中国,是为了影响更多人珍惜食物、理解食物。

他现场搭起了传统的灶台,重复了一辈子的淘、煮、蒸程序,他一步不落地进行,米饭还没出锅,台下的人们已经咽下了口水。

味道如何呢?没吃过的人只能想象,但慕名前去的中国食客一饱口福、分食一空。

村嶋孟道出了自己对做米饭深刻却质朴的理解:人、米、水。

我们有好米吗?有。我们有好水吗?也有。

曾经我们也有食神厨神、百年老店,但慢慢地都让步于快餐文化、速食文化,以至于本应是享受的饮食,沦落为一道没有任何期待的生活程序。

你是不是也经常会面临这样的问题:今天吃点什么好呢?

国人对于可口的米饭是渴望的,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地跑到日本代购电饭煲

在国内,从来都不缺优质的食材,只是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多少缺了一些如他一般,花五十年去做一件事情执着的匠人精神。

每当他在蒸气腾腾的厨房中,赤裸上身坚守在白米锅旁控制火候时,犹如一尊捍卫日本稻米文化,与料理传统的雕塑般,巍然矗立。

煮了50多年米饭之后,岁月给了村嶋孟健康的身体、矍铄的精神,更为珍贵的是,他在煮米饭的50多年里,一直是沉浸其中的,是快乐的。

在这个世界上,固然有一套标准,去定义何为专业,在他这里,我看到的专业就是执着地坚持。像煮饭仙人一样,寻得一份能够持之以恒的事业,然后乐在其中做一辈子。

这滋味,应该比吃到一口好米饭还要美吧。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