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总裁陆奇离职,为何匆忙“弃船”?

钛媒体 | 苏建勋
2018-5-22 09:08 35301

“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是陆奇的名言,可在执掌百度16个月后,陆奇匆忙“弃船”,是什么让他如此决绝?
被李彦宏寄予厚望的“改革者”陆奇在履职 486 天后宣布离开。
时间退回一年多前,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布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Qi)为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同为微软前高管,被称为“打工皇帝”的唐骏曾发表过一封公开信。
信中,唐骏用自己在微软工作十年后加入盛大网络的经历,以“过来人”的口吻向陆奇提出三点忠告:不计名不计权、不计较分工、不计较得失。而在公开信的后半段,唐骏给陆奇留下这样一句话
“对你来说,最大的可能就是未能完成你自己给自己的百度使命。”
这番在当时被认为是蹭热点的言论如今一语成谶。
执掌百度16个月后,百度在昨日宣布,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陆奇将从今年7月开始不再担任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但仍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
没人会相信陆奇离职的真实原因是“个人和家庭”,更没有人会相信陆奇会以“副董事长”之名在百度继续留任——在百度官方昨日披露的李彦宏内部邮件中,这位百度董事长兼 CEO 在通报完新的管理层汇报条线后,在邮件的末尾写到:“祝福 Qi 未来一切顺利,美好。”
执掌百度的16个月也成为陆奇职业生涯中最短的一次任期。翻看陆奇的履历,1998年加入雅虎后,陆奇用10年时间从一名普通工程师成长为执行副总裁;2008年,陆奇在时任微软CEO鲍尔默的邀请下加入微软,又在 8 年内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该职位也成为大陆华人在美国科技行业的最高职位。
“勤奋、有干劲、工作狂”是陆奇一直以来的标签。从雅虎到百度,陆奇一直保持凌晨4点起床,5-6点赶到办公室工作的生活习惯,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也正因如此,陆奇用他在百度仅有的16个月,对百度医疗、外卖、金融等业务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让百度的核心战略更聚焦于 AI。

在陆奇的领导下,百度逐渐形成以Apollo计划、百度大脑、智能云等产品体系下的“AI+Big Data+Cloud”完整战略。
资本对陆奇在百度一系列的改革给予了正面反馈:在陆奇任期内的2017年10月,百度股价就突破260美元,市值超过9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而在昨晚陆奇宣布辞任后,百度开盘便遭遇股票大跌,目前收盘价报253.01美元,跌幅达9.54%,市值一夜蒸发近94亿美元。
这样的反差也让陆奇的离任留下种种谜团,外界来看,百度这艘大船在陆奇的指引上正驶向正确的航线,而陆奇的匆忙卸任,又让百度如同在艰险的海域中失去了总舵手,这不免让人联想到陆奇的那句名言:“要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
如今,陆奇“下船”,他的成功也无需用他执掌百度的经历来证明,但刚刚恢复元气的百度,仍急需陆奇这样的角色来延续这家刚满18岁公司的生机。人们不禁猜测:陆奇走了,百度还会有下一个“陆奇”吗?

好人陆奇
没人比李彦宏更希望留住陆奇。
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告诉钛媒体,包括李彦宏,以及与陆奇几乎同时间回归的李彦宏夫人马东敏,都竭尽全力对陆奇进行挽留。甚至在昨晚消息公布的前一刻,百度高管依然在游说陆奇。
“Robin (李彦宏)甚至许诺给 Qi (陆奇)进一步放权,但还是没能留住 Qi。”上述人士表示。
消息公布后,大多数人为陆奇突然的卸任感到震惊。在百度内部,陆奇颇受员工爱戴,这源于他“干实事”以及“没有架子”。
在知乎问题“陆奇是个怎么样的人”中,一位自称来自百度基础架构部,知乎 ID为“张云聪”的用户举过这样一个例子:
“我在内网发了个帖子,探讨公司搜索业务发展的一些方向性问题,在Qi的新风会提问区提问之后。被Qi看到了,竟拉了公司搜索和feed的几个负责的大佬,和我花了一个小时当面讨论我的帖子。”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新浪科技报道过陆奇在微软时期的一则轶闻:据一位前微软中国区公关部门女士回忆,多年前陆奇来中国出差时,由其负责安排具体行程和媒体采访;等陆奇结束行程回到西雅图总部后,她本人意外收到了陆奇本人写来的感谢信——微软全球最高级别的高管亲自写信感谢微软中国区的一位普通公关,这让她迄今记忆犹新。
在张云聪看来,陆奇这种行事风格在百度尤其难得。
在他看来,如今的百度高层“只知道把事情汇报得好看,而不是想着如何做好事情”。这种短视的现象从管理层一级一级传递下来,就造成了“百度技术上有一大堆精兵,但却打不赢一场仗”。
陆奇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不需要太长时间,他挥刀改革的风格也是典型的“快、狠、准”。
在正式宣布加入百度仅两周后,2月,百度宣布裁撤医疗事业部;3月,宣布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与AI技术平台体系(AIG);8月,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今年4月,百度金融完成分拆。
对高管团队的整合则是陆奇“铁腕”的另一表现。
2017年3月,为了将混乱的百度L3、L4自动驾驶部门整合在一起,陆奇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并兼任总经理,这直接导致了原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离职。

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离职后,曾被百度起诉其侵犯自动驾驶商业机密。
八天后,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宣布离职,次日,陆奇即宣布将百度大数据、深度学习等实验室统一整合为AI技术平台体系(AIG),由百度搜索业务群组副总裁王海峰负责。
从组织层面来讲,陆奇对部门的拆解与整合有助于百度认清方向。根据腾讯科技报道,在去年4月,陆奇在整合初见成效时,在百度内部进行了《全面诊断百度护城河》的讲话,他这样解释主航道和护城河战略:
百度以前太散碎了,有很多小型业务,占用了很多资源、人力,还不是市场领导者,是第三或者是第四的位置,还要每年投入很多钱和资源去推,要比领导者付出更高的代价,这样的业务是不是就可以舍?如果能舍的话,还是要舍掉的。 
经历一系列调整后,百度的业务架构不再散乱无章,而是形成了清晰的六大事业群,包括:
搜索公司(高级副总裁向海龙负责)、AI技术平台体系(AIG,副总裁王海峰负责)、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副总裁李震宇负责)、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COO陆奇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EBG,总裁张亚勤负责)和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高级副总裁朱光负责)。
在5月19号李彦宏宣布陆奇离职的同时,也更新了最新人事调整:陆奇不再负责百度日常运营管理工作后,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人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总经理李震宇转向张亚勤汇报,景鲲将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一职,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图注:陆奇离职后百度最新组织架构 制图/钛媒体)

急流勇退
2017年初上任百度总裁及 COO 时,陆奇经历过这家公司的最低谷——根据百度2016年Q3财报,其营收为182.5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为-0.71%,为历史上首次进入负增长;而在就职十个月后,陆奇就创造了百度市值的最高点——2017年10月,百度股价突破260美元,市值超过900亿美元,为历史新高。
在百度宣布陆奇卸任后,一位离职百度高管对钛媒体表示:“陆奇在百度竭尽全力了,这个结果很可惜。”
在上述高管看来,随着陆奇在百度的改革推进,势必会引起更复杂的利益纠葛,这对于仅加入百度一年半的陆奇来说,并不是一件仅靠权力就可以解决的事。
特别是在陆奇“主航道与护城河”理念诞生后,判断一个业务是否有前景,陆奇有了更加清晰、严苛的标准:第一要能带来有用的数据,比如“百度地图”;第二是要有细分的搜索需求场景,比如“百度知道”,一旦不满足上述价值,就会被逐渐削减集团层面在资金、招聘方面的投入。
“贴吧”就成为陆奇主张从主航道剥离的业务之一,正因如此,过去一年分管百度贴吧等移动端内容入口的副总裁陆复斌、百度贴吧总经理胡玥等相关负责人相继离职,基层员工也大幅减少。

被陆奇视为边缘业务后,百度贴吧在去年动荡不断。
直观来说,陆奇的改革大刀挥往哪里,哪里就会有动荡,这无形中为陆奇的离开埋下了伏笔。
据《财经》报道,陆奇的改革已走入“深水区”:战略和业务梳理清楚了,接下来到执行层面一定涉及人和钱,但事实上,陆奇并不直接掌管百度的人事权和财权——百度CFO余正钧和人力高级副总裁刘辉均向李彦宏汇报。
甚至有媒体直接曝出,“陆奇的离职是因为插手垂直行业竞价排名广告的改革,遭遇到百度搜索系高管的联合抵制”。钛媒体对此向百度集团公关部求证,后者否认了这一说法,但并未给出进一步解释。
在外界的众多猜测中,权力的纠葛成为陆奇出走百度的最大可能。在百度,陆奇的确被赋予李彦宏之外的至高管理权,当时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均向陆奇汇报。但一个尚未被证实,也难以被证实的问题是:当陆奇的改革逐渐涉及百度更深层利益的业务与人物时,他手上的权力又是否足够?
李彦宏就成为这一问题指向的核心人物。
在百度于去年1月18日为陆奇组织的媒体沟通会上,李彦宏曾这样回应关于“放权”的问题,他认为,在放权不放权的事情上,百度的高管从来没遇到什么问题。
“如果我和下属之间有不同意见,我都会先按照下属的意见办,如果办对了,that’s great,我领导有方;如果办错了,回来再按照我的方法重新办一遍。”李彦宏在当时对包括钛媒体在内的记者表示。

去年1月18日,陆奇在上任百度不到24小时候后召开媒体沟通会,会上李彦宏称:“以陆奇的能力,基本可以承担百度所有业务。”
然而,“放权”的关键不在于最高领导者的态度,而是实际执掌权力时的选择与调配,毕竟放权并不是完全将权力递交出去,而是让最正确的人去往最正确的位置,这在组织冗杂,价值观一度面临挑战的百度绝非易事。
“Robin并不认为自己不放权,事实上,他确实也不见得集权。但放权的关键是,你必须明确你的’抓手’是什么?”一位接近李彦宏的人士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危险信号
离开百度后,陆奇的 AI 战略被重新交还至李彦宏。
一封百度内部邮件显示,陆奇离职后,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人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李震宇转向张亚勤汇报,同时任命景鲲为SLG(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总经理,并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这让百度的 AI 战略开始存疑,与陆奇在诸多场合“ALL in AI”的姿态不同,李彦宏从未在公开场合表示过百度要“All in AI ”,在他的视野所及之处,百度仍有诸多业务包含发展空间,比如信息流。
“我说话喜欢留有余地,当然我是非常相信人工智能的,但大家不能说百度所有的资源都在做自动驾驶和度秘等人工智能项目,其实百度还有很多项目,只是说AI作为基础,我们的很多项目都在AI化。”今年1月,李彦宏曾在公开场合这样表示。
对 AI 的冷静态度也在百度新的任命调整中有所体现。普遍来看,无人驾驶的商业化落地周期较长,而智能家居发展趋势已在近几年得以验证,因此,主管智能生活事业群(度秘DuerOS)的景鲲在此次被任命为总经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而陆奇任期内大力投入的智能驾驶事业群(Apollo),其负责人李震宇改为向百度总裁张亚勤汇报。
陆奇的离去也让百度在外部引进人才的策略上蒙上阴影。一个月前,被称为百度最年轻副总裁的“李叫兽”李靖黯然离职,《财经》援引内部人士称,李靖的离职与重回百度的前百度创始团队“七剑客”之一的崔姗姗不无关系。
如今,百度的权力又重新回到李彦宏、马东敏、以及去年年底重回百度、主管人才建设的崔姗姗等由百度内部提拔而成的一众高管手中。
可以预料的是,要想找到下一个“陆奇”再次空降百度,几乎不可能。

与陆奇同时回到百度的,还有李彦宏的夫人马东敏
这也意味着,百度又回到自查、自省、自我修正的阶段,但仅凭百度自己的力量,这家刚刚从“血友病吧”等舆论事件缓冲过来的老牌互联网巨头,是否能拥有足够的自愈能力,仍需要时间来检验。
陆奇出走后,我们很难再回避这样一个公司治理层面的问题:百度,还是李彦宏的百度吗?
陆奇的下一步同样引人关注,作为一位56岁的科学家、管理者依旧充满活力与斗志。2008年,陆奇在离开雅虎时,雅虎的工程师都穿上了一件印有“我曾与陆奇一起工作,你呢?”的T恤,时隔十年,百度人会以怎样的姿态告别陆奇?

延伸阅读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