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的公关总监去哪儿了?

万能的大叔 | 大叔
2016-6-28 10:53 31008

从周末开始,就被王石刷屏,其中一个最耀眼也是被讨论最多的标题是《宝能系提议罢免王石:脱离工作岗位仍拿酬金5000多万》。专门有人留言给大叔,询问王石的公关应该怎么做?大叔真诚地认为,在收购这种大事上,公关算个鸟。但因为自己就是这只鸟,还得站在PR的角度说道一下。仅供参考。
我们先回顾一下王石和宝能系的上一战,可能对这一战有一些参考价值。大家都知道,宝能系曾经失败过一次,因为“野蛮地”想单纯利用金融杠杆来收购股票,进而掌控万科,那一次,王石站在了中国资本改革的正义面,最终,宝能系没有得逞。回看宝能系的上一次失败,其实是输在了道义上,虽然我们一直说“在商言商”,但商道也是讲道义的。
那一次,王石先生一句“不欢迎宝能系成第一大股东”掀起了一场激战。王石的理由也很简单:“宝能系的信用不够,会毁掉万科”。除了继续吐槽万科的股权结构之外,大叔看到,大部分人是支持王石的,毕竟,自己辛苦打拼的家业就这么拱手让给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控制,对企业家来说,是可悲的,也不符合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最终,王石求助于深圳地铁,才暂时化解了这次危机。
显然,宝能系从上一次的失败中吸取了教训。这一次,宝能的反击也插上了“道义”的旗帜。
昨天,宝能系公告要求万科罢免包括王石、郁亮等在内的10位董事以及2位监事,并提请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宝能系给出的理由有很多条,但是其中一条被媒体引用最多,甚至也是上了众多网站大标题的,就是“王石在长期脱离工作岗位的情况下,依然从万科获得现金报酬5000多万元。”宝能系具体的指责如下:“王石个人在2011年至2014年间,前往美国、英国留学,在长期脱离工作岗位的情况下,依然从万科获得现金报酬5000多万元。”
这个指责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背景,就是王石与田朴珺的恋情。这位酷爱爬山和学习的企业家,因为田曾遭受一系列的信任和声誉危机。宝能系在公告中专门提出“长期脱岗”、“现金报酬5000多万元”这一点,一定是提前策划好的,宝能系肯定也知道,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拿多少钱薪酬,这个肯定是经过制度考验的,但此事拿这个说事,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站领“道义”上的制高点。
从昨晚至今天上午,《王石:脱离工作岗位仍拿酬金5000多万》这样的标题到处都是,的确,这样的标题,无论是娱乐新闻,社会新闻,还是财经新闻和证券新闻,在王石与田朴珺的恋情的大背景之下,都能够迅速吸引眼球。宝能系成功地把“领高新不干活”的一个企业家形象套在了王石的头上,有点像也同样遭遇信任危机的杨元庆。
显然,王石坐不住了,昨天晚上,万达高管连夜发了一封内部信称:“称我们不是资本的奴隶”。今天下午立刻召开2015年股东大会,王石带着郁亮亲自出席。这也算是宝能系逼宫之后,王石第一次公开面对公众和媒体,本次大会也罕见地邀请了媒体直播。
大叔注意到万科股东大会的几个有意思的现象:第一,就是一大批小股东到场支持管理层,并且手举着牌子接受媒体采访。这个牌子不排除是万科的公关安排的。第二,进入提问环节,几乎前几个问题都在问王石的薪酬。
股东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王石的薪酬问题,王石打断:“和议案有关系吗?现场股东很不满这个问题。”这个股东只能另选了一个问题。结果第二个股东站起来,还是继续追问薪酬:“从我们2015年的年度草案里边看到,王石先生领取的薪酬是988万多,好像是1000万元左右,我们在此想问一下,王先生领取的今年的薪酬以及过去几年的薪酬是不是有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王石回复:“关于我的工资问题,下面提问的时候我们再给予解答。”
在投票环节结束之后,王石主动发言:“原来安排休息10分钟,现在就不休息了,同意的鼓掌。提问之前,关于薪酬问题,股东再提一遍”。股东提问:“王石先生在万科仅担任董事长职务,年报草案王石不是高级管理层,我们理解王石不负责日常经营,但王石每年领取1000万薪酬,王石先生的薪酬是否得到股东大会批准,王石是否在合伙人计划中是否有权益?是否应当披露,连带其他高管,是否应该披露?”
王石回复:“首先我是执行董事,并不是挂名董事长,我是公司管理层的一员,我是拿薪酬的董事长,并不是大股东的义务。1988年股改之前,万科是国有公司,我拿的是工资。之后,我是董事长总经理,我拿的是工资,到1999年,我辞职总经理,我拿的还是工资。虽然我不当总经理,我作为董事长,我仍然介入公司日常管理,不管是我探险,还是在国外,我还是督促工作督促业务,比如说我在美国旧金山的业务,都是我具体参与谈判执行的,包括在伦敦,西雅图,都是我在具体管业务。作为专职董事长,我主要是战略把握,检查团队执行,是否有偏差,是否应该修正还是人事调整。具体的应当由监事会解冻回答。”监事会解冻的回复认可了王石的价值,算是帮此事收了尾。
在股东大会结尾时,王石终于憋不住了,称宝能抛出5000万薪酬一事是误导。“拿了5000万,应该说我本身在公司工资到拿年底按照分红比例的分配,我拿的就是这两个部分。在整个美国期间我没有额外多拿一分钱,本身这个来讲具有相当的误导,这个误导目的是什么呢?由于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非常敏感的期间,大家都希望稳定,都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样的波折。这个问题非常明确、非常尖锐,非要现在抛出这个问题吗?你就不顾股市的正常吗?”
我们复盘一下王石和宝能系的这一战,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在公关战上意义非凡。首先,宝能系名义上罢免王石,实际上是通过列举“薪酬”问题抹黑王石的名誉,而王石则反应迅速,借着一个常规的股东大会公开回应,将这次损伤降到最低。
三人成虎,谣言可畏,在如今碎片化的信息传播中,正统的信息其实是无法击穿社交网络的,反而带点八卦和个人感情色彩的内容会被人们争相讨论和转发,即便是事后证明这个消息是假的,但人们还是愿意吐槽一下,这样的案例已经被多次证明可行,比如“董明珠在格力手机预装88张个人写真”,造就了格力投放的一条微信朋友圈广告成为了至今互动量最高的广告。
回顾全世界的历史,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就是:要让一个国王下台或上台,除了军事外,更要制造舆论,这是公关战,也是心理战,毕竟得民心者得天下。

参与讨论